<address id="rvtjv"></address>

      <noframes id="rvtjv">
      <noframes id="rvtjv">

      <address id="rvtjv"><listing id="rvtjv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<ruby id="rvtjv"></ruby>

          
          <track id="rvtjv"><i id="rvtjv"><form id="rvtjv"></form></i></track>

            <pre id="rvtjv"><pre id="rvtjv"><span id="rvtjv"></span></pre></pre>

            <var id="rvtjv"></var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rvtjv"><big id="rvtjv"></big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rvtjv"></address><noframes id="rvtjv">

              中安在線

              安徽鄉村振興網 | 安徽新媒體集團

              投稿郵箱:ahxczx@126.com  合作熱線:18656151097、18107372975

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安徽鄉村振興網 > 安農之窗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【追夢安農人】胡承霖:為了大地的豐收

              2021-07-04 16:21:42 來源:安徽農業大學新聞網作者:

                雖然已是92歲的高齡,安徽農業大學農學院退休教授胡承霖依然沒閑著,這幾天天氣驟然降溫,胡承霖給皖北麥農打了幾個電話,“天氣降溫,一定要注意冬季田管,培育壯苗很關鍵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每年小麥生產的關鍵時期,胡承霖還是堅持要到田里去看看,即使到了耄耋之年,一年還要往基層跑十來趟。更多的時間,他通過手機和麥農們保持聯系,給基層農業干部作講座,給政府寫咨詢報告……退休25年來,胡承霖一天都沒閑著,“干了一輩子農業,我早都和農村、農業、農民綁在了一起,黨和國家現在對三農這么重視,鄉村振興愿景正在一步步實現,我更要發揮余熱做點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豐收使者

                讓農民富起來、讓農業強起來,從參加工作以來,胡承霖就制定了清晰的奮斗目標。

                早在1989年,胡承霖在宿縣南部祈縣區進行萬畝水稻-小麥噸糧田研發。他指導農民改晚播為搶墑早播,改大播量為中播量,改耬播為機播,改返青肥為拔節肥,雜交水稻平均畝產達到517.5公斤,小麥平均畝產達到410.9公斤,使當地農民在萬畝項目區和4萬畝輻射區面積上新增效益1984.3萬元,為全省糧食高產提供了樣板。

                1994年,在胡承霖的建議下,省農業廳于秋種開始組織實施了“四五六”小麥攻關活動(沿江地區、江淮地區、淮北地區小麥分別實現400斤、500斤、600斤)。他擔任全省小麥生產顧問組組長,負責抓全面技術培訓和抓點帶面工作。其中示范點界首市小麥產量三年中有兩年平均單產超400公斤,在安徽省第一家進入全國400公斤小麥縣之列。他指導的亳州市也獲得405公斤的平均單產水平。

                2005年4月,面對安徽省小麥單產低于全國平均水平的現狀,有著多年科研和實踐經驗的胡承霖給省政府寫信,提出通過實施增產計劃,實現全省糧食5年增產50億斤的目標。這一建議得到省政府的高度重視。隨后,省政府成立了小麥高產攻關專家組,胡承霖任副組長。一場農業生產“大會戰”在安徽省9個小麥主產市拉開序幕。

                在胡承霖等的精心指導下,經過8年的努力,安徽省小麥單產提高了97.4公斤,總產提高118億斤,累計增產600.74億斤,單產和總產增幅全國領先,小麥總產增量占安徽省三大糧食增量的80%以上,創造了糧食高產創建的“安徽模式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幾十年來,胡承霖帶領團隊立足田間地頭,用科技改變農業生產的現狀,給群眾帶來了豐收的喜悅和實實在在的利益。

                泥腿子教授

                攻關活動啟動后,胡承霖的心再也沒離開過麥田,他成了小麥產區的常客。從小麥播種到收割,他常常是下了長途汽車就直奔田頭,褲腳一卷就下地,在田埂上陪著農民到天黑。頂風冒雨查看苗情,腳踏熱浪指導生產,滿腿泥巴傳授科技,他被群眾親切地稱為“泥腿子教授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要實現糧食的增收,就一定要引導農民走上科學種田的道路。”胡承霖說,“我從小就過慣了苦日子,懂得農民家底薄、怕折騰的心思,只有看到實實在在的收益,他才可能按照你的話去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安徽省小麥播種量一直很大,導致田間密度大,易誘發病害和后期倒伏。因此,擴大行距、降低播種量,就成了胡承霖要推廣的一項關鍵技術。

                2007年年初,胡承霖到懷遠縣荊芡鄉渦南村搞高產田示范,給農民講解科學播種的好處。他要求村民把播種量從每畝20多公斤減到9公斤。這下子,種了一輩子莊稼的農民不干了:“這怎么行?多種才能多收,到時候我們的損失誰來補償?”村民孫敦明越想心里越沒底,雖說白天播了9公斤麥種,晚上還是偷偷跑回來補種了5公斤多種子。麥收時,他傻眼了。由于播量過密,麥子在一場大風后全倒伏了。其他農戶按照胡承霖的辦法播種,畝產高了200多公斤。他悔得腸子都清了,打那以后,孫敦明遇到再小的問題,都要向胡承霖詳細詢問一番。

                要讓農民信服,就得跟他們抱成一團,說他們的話,做他們的事。胡承霖把教學從課堂搬到了田間,他常常在田間舉著個大喇叭,對著黑壓壓的人群“喊課”,一直喊到嗓子失了聲。他的教授語言從嚴謹變成了鄉間俚語,為了講清防治病蟲害的必要,他告訴農戶:“從選種到播種,再到育苗,你獨獨少了防治,就像打麻將,三缺一怎么和牌?”語言很樸實,農戶一下子就牢牢記在了心里。

                老黨員的堅守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是一名老黨員,就得為黨和人民的事業奮斗一輩子”。胡承霖常常把這句話掛在嘴邊。

                秉承這種信念,胡承霖的心始終是和農民朋友在一起、始終是和他田里的小麥在一起。每天早晨他的第一個電話就是打給麥區的農技干部,了解小麥的生長情況。他的兩個女兒多次提出和他共度晚年,但他每次都拒絕了。2009年中秋節,省里在渦陽縣召開會議,研究布置秋種工作,他的女兒女婿回國探親,老伴打來電話讓她回家見見孩子,但他最終還是選擇留在渦陽。

                懷著對“三農”事業的無限熱愛、懷著對農民的深厚感情,胡承霖處處嚴格要求自己,始終保持艱苦奮斗的作風。每年胡承霖都要和他的同事們一起下鄉做播種示范,早上5點多就從賓館出發坐車往麥田里跑,一整天都在麥田里現場開會、做示范播種、檢查農業機械等,經常是不僅早飯沒吃,中午也就湊合著對付一下,下午再接著示范。跟他同去的同事都覺得受不了,可他卻說農時不等人。每次到村里去講課,他都是早早到場,在那里等著群眾。當人們勸他要注意身體,不要那么辛苦時,他總是說:“我習慣了、沒事”。在學校,他常年騎著自行車往返于學校、農委、廣播臺等之間。他每次出差,都要求只住幾十元的小旅館。2007年,他應邀去亳州進行高產攻關技術指導,有關部門將他安排在一家條件舒適的大酒店。他得知一晚房費要200多元后,立即要求搬走。最后,接待單位只好將他安排在市農技中心旁的招待所。

                全國創先爭優優秀共產黨員、全國“五一”勞動獎章、全國糧食生產先進工作者標兵、安徽重大科技成就獎、安徽改革開放40年風云人物……胡承霖說,我僅僅做了一點力所能及的事,黨和國家卻給了我這么多榮譽,我唯有加倍努力,才能對得起黨和國家的培養、農民朋友的信任。

                2009年,胡承霖80歲的時候,曾經許下一個愿望:如果我的身體條件允許,我就繼續在農業一線干下去,干到90歲!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,胡承霖90歲的時候,又許下一個愿望:現在我的身體還很好,我將努力為黨和國家的事業干到100歲!